本教程適用於 Windows 7/8/8/1/10。
本文更新時間 2020/2/26


下載 Trojan VPN 版本

下載地址:網盤下載
請在網盤內選擇下載 TCS.zip 文件
下載後解壓,雙擊 TCS.exe 打開

Trojan VPN 的配置

  • 輸入 Remote AddressRemote PortPassword
  • Type 默認使用 GFWList 即可

请输入图片描述

Trojan VPN 的使用

  • 開啓服務:點擊 Run
  • 關閉服務:點擊 Stop
  • 關閉軟件:點擊 Exit

節點可用性驗證

瀏覽器打開 https://www.google.com.hk/ 或其他被牆網站,可打開則配置正常。

其他

  • 若有些網站正確配置後仍不能打開,請將 Type -選擇 Global

本教程適用於 Windows 7/8/8/1/10。
本文更新時間 2020/2/26


下載 V2ray Windows 版本

下載地址:網盤下載
下載後解壓,雙擊 v2rayN.exe 打開

V2ray 的配置

  • 導入配置信息

在任務欄中右擊 V2ray 軟件圖標-選擇 從剪貼板導入批量url,url鏈接如下,請先複製。

vmess://ew0KICAidiI6ICIyIiwNCiAgInBzIjogImZvcnNoYXJlLmNjcGNwYy5pY3Uvd3MiLA0KICAiYWRkIjogImZvcnNoYXJlLmNjcGNwYy5pY3UiLA0KICAicG9ydCI6ICI0NDMiLA0KICAiaWQiOiAiODk0NmU1YzctNzdmZS0zZTIwLTczNTYtZWM3ZjgxZjRiZjY1IiwNCiAgImFpZCI6ICI2NCIsDQogICJuZXQiOiAid3MiLA0KICAidHlwZSI6ICJub25lIiwNCiAgImhvc3QiOiAiZm9yc2hhcmUuY2NwY3BjLmljdSIsDQogICJwYXRoIjogIi9zZWNyZXQiLA0KICAidGxzIjogInRscyINCn0=

请输入图片描述

  • 開啓代理

在任務欄中右擊 V2ray 軟件圖標-在服務器中選擇剛導入的配置。
再選擇 Http代理 -選擇 開啓PAC(PAC模式)
请输入图片描述

節點可用性驗證

瀏覽器打開 https://www.google.com.hk/ 或其他被牆網站,可打開則配置正常。

其他

  • 若有些網站正確配置後仍不能打開,請前往 Http代理 -選擇 全局模式
  • 上述節點爲公益分享,若不能使用請在本文下評論留言。

金炯恩(Hyung-eun Kim)-BBC朝鮮語記者
请输入图片描述
从朝鲜到韩国,一名监狱看守和他的囚犯,展开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逃跑计划。

他什么都考虑到了,切断监控线路,主动申请延长自己的夜班。他甚至在后门为她准备了双鞋子。

午夜时分,全光进叫醒金芝善,他准备按照计划中的路线,带她逃跑。

前一天晚上,他准备了两个背包,里面装有食物和备用衣服,还有一把刀和毒药。

他准备完备,还拿上一把枪。金芝善劝他别带枪,但全光进还是坚持带上。

被活捉不是退路。因为公开审判,然后处决,几乎是肯定的。

26岁的全光进说:“我明白,只有那一晚。如果那天晚上没成功,我会被抓住,然后被杀掉。”

更别说他是与自己的囚犯一同潜逃。

“如果他们拦住我,我会开枪,然后跑,如果跑不掉,我就开枪自杀。”
全光進

如果没成功,他会给自己一刀,同时服下毒药。

全光进说:“一旦我准备好赴死,就什么都不怕了。”

他们一起从窗户跳下,冲过拘留场的操场。

随即出现在他们前面的是高耸的围栏,他们必须翻过去。犬吠声就在耳畔,他们担心会被守卫的狗发现。
请输入图片描述

即使没人走过来,即使他们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爬过围栏,他们还是需要躲过图们江边巡逻的守卫,然后横渡这条将他们与自由区隔的河流。

但这场冒险是值得的。

金芝善面临转监,从拘留场到监狱集中营。他俩都清楚,那里条件恶劣,很可能无法活着出来。


狱警和囚犯——他们之间的友谊很不寻常。

2019年5月,出逃前两个月,全光进和金芝善初次见面。全光进是朝鲜最北端的稳城人民保卫部拘留场的几个守卫之一。他们全天24小时看守着几十个犯人,包括金芝善。关在这里的犯人正在等待受审。

金芝善衣着精美,举止优雅,引起了全光进的注意。

他了解到,金芝善被关押,是因为她帮助了一些已逃离朝鲜绝望生活的同胞。

金芝善是个所谓的中介。她帮助脱北者与留在朝鲜的家人联系,主要帮助脱北者转账和与家人通话。

对于普通朝鲜人来说,这是一门有利可图的生意。

金芝善收取约30%的佣金。而有研究表明,脱北者汇款平均约为280万韩元(1.6万人民币左右)。

从表面上看,金芝善和全光进,没有任何相同之处。

金芝善做着非法生意,同时也能了解到朝鲜严酷的共产主义统治之外的世界,但全光进过去十年间一直入伍当兵,浸泡在朝鲜专政的共产主义思想中。

他们没有意识到的是两人的共同点——对自己的生活深感沮丧,前面无路可走。

对于金芝善而言,命运的转折点是入狱。这不是她第一次入狱,她明白,第二次犯事,处罚会更严厉。即便能活着离开监狱,那么再回去做中介,风险极高。

所以在她看来,出逃是活下去的唯一选择。

金芝善第一次被捕,是因为一类格外危险的中介服务——帮助朝鲜人越境进入中国——她和全光进后来走的正是这个路线。

她说:“没有军队的关系,永远也干不成这一行。”

她贿赂军人,让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六年来都挺成功,也赚了不少钱——每个人交给她1433至2149美元,相当于普通朝鲜人一年的收入。

但最终,正是军队中的关系,出卖了她。

她被判处五年徒刑。当金芝善出狱时,她打算离开中介这一行,因为风险过高。

然而,生活中新的变故,让她不得不重新考虑这一决定。

她在狱中服刑时,丈夫带着两个女儿再婚。她需要找到一种新营生,才能活下来。

她不敢再帮人脱北,但还是可以动用自己的关系,开展一种风险较低的中介服务——帮助在韩国的脱北者转移资金,以及帮他们和家人进行非法通话。

朝鲜手机无法拨打或接听国际电话,所以金芝善用从中国走私来的电话接听,然后收取费用。

不过,她还是被捕了。她从村里带一个男孩上山,去接听男孩逃到韩国的母亲的电话,秘密警察跟踪上他们。

“我求他们,想要多少钱我都给。但是(秘密警察)说,因为那个男孩已经知道整件事情,所以没法帮我掩盖罪行。”

在朝鲜,从事与敌国(韩国、日本、美国)有关的活动是重罪,甚至只是涉嫌,面临的惩罚可能比谋杀还大。

金芝善意识到从前的生活结束了。当她初次见到全光进时,她仍在等待审判,但她知道,自己第二次犯事,未来处境将艰难。

全光进虽然不会为自己的生命担心,但也深感沮丧。

他已经开始服义务兵役,执行日常工作,比如守卫朝鲜领导人的雕像,或者为牲畜种草,最终他想成为一名警察。这是他儿时的梦想。

可是,他的父亲突然告诉他未来将会是什么样。

他说:“父亲有一天让我坐下,告诉我,现实点,我这样背景的人永远无法成功(拿到那个职位)。”
如金光进父母一样的农民,生存尤其艰难

全光进的父母,也像他们的父母一样,都是农民。

他说:“在朝鲜往上升需要钱……越来越糟……即便是大学毕业考试,贿赂教授才能取得好成绩,都已经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即使能够入读顶尖大学,获得最高成绩,除非有钱,否则难以保证有个光明的未来。

他说:“我知道有人以最高成绩从金日成大学(Kim Il-sung University)毕业,但最终却沦落到市场上卖假肉。”

对于大多数朝鲜人来说,生存本身就已经够艰难了。

现在的生活条件可能会比全光进早年要好,当时全国正经受一场长达四年的严重饥荒,被称为“苦难行军”,生活极度艰难。

因此,当全光进明白当个警察的野心是不可能的,他就开始思考另一种方式来改变自己的生活。

当他遇见金芝善时,这种想法仅仅是一个种子,随着他们聊的越多,种子开始慢慢发芽。
转车里监狱

他们的关系不寻常,肯定不是典型的囚犯和看守关系。

全光进说,囚犯甚至不允许直视看守,他们之间就像“天与地一样”。

但是他会示意金芝善过来,然后隔着她牢房门上的铁条,低声交谈。

“有一个摄像头,但断电时,通常看不到画面,有时摄像头也会被稍微移开。”

“所有囚犯都知道谁跟谁更亲近,但警卫掌握着监狱的权力。”

全光进说他格外照顾她。“我觉得我们联系在了一起。”

初次见面约两个月后,他们的友谊就显得格外重要。

金芝善受审后,被判四年三个月监禁,服刑地点是令人恐惧的转车里监狱集中营(Chongori prison camp)。

她知道自己可能永远无法活着走出转车里监狱。曾在那里服刑的人在采访中透露,这所朝鲜监狱中有猖獗的虐待行为。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她说:“我很绝望,想过十几次自杀,哭了又哭。”

“去了监狱集中营(prison camp),你就被剥夺了公民身份。”全光进说,“你不再是个人,和动物没什么分别。”

一天,他对金芝善悄声说了几句话,永远改变了两人的人生。

“我想帮助你,姐姐。你可能会死在监狱集中营。我能救你的唯一方法就是帮你离开这里。”

但是像许多朝鲜人一样,金芝善学会不轻信他人。她认为这可能是对方的诡计。

“所以我跟他对质,‘你是间谍吗?监视我、摧毁我,你会得到什么好处?’但是他一直否认。”

最终,全光进说,她应该让他帮助逃到韩国,而且还想和她一起去。
请输入图片描述

事实是,由于在韩国有亲戚,他的社会地位低下,影响前途。这是朝鲜战争造成的全国性裂痕。

但是这些亲戚也给他带来希望,一个不同的未来。

全光进给她看亲戚的照片,这是他上次回家时从父母家顺出来的。背面用小字写着地址。

金芝善开始相信他。

但她还是很害怕。

“我的心跳得像疯了似的,”金芝善说, “朝鲜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囚犯和一个守卫一起逃脱。”

去年7月12日,全光进明白时机到了。金芝善转监的日子就在眼前,他的上级也回家过夜。

在黑暗的掩护下,他们跳下窗户,翻过围栏,穿越稻田,并成功渡河。

“我不断跌倒、绊倒,”金说,她的身体因几个月关押而虚弱。

但是他们安全抵达河岸。然后边境驻军守卫哨所的探照灯,照亮离他们约50米的地方。
请输入图片描述

“我们以为边境驻军已经发现我们从拘留场中逃跑,所以加强安保”,全光进说,“但我们边躲藏边看,他们只是在换岗……换岗时我们可以听到守卫说话。”

“我们等他们换完……30分钟后,又安静下来。”

“然后我们下了河。我去过河岸好几次,水位一直很低……从来没想到会有那么深。”

“如果我独自一人,我游过去就行了。但是我背着包……拿着枪,如果枪被弄湿,就没用了,所以我用手举高它。但是水越来越深。”

全光进开始游泳。但金芝善不会游。

他一只手握住枪,另一只手拖着她。

“当我们到河中央时,水已经没过我的头顶,”金芝善说, “我开始呛水,睁不开眼睛。”

她求全光进回去。

“我告诉她:‘如果我们回去,都得死。要死就死在这里,而不是那里。’但是我已经……精疲力尽,心想:‘我就是这么死的么,这就是一切的结局吗?’”

最终,全光进的脚碰到地。

他们跌跌撞撞走上岸,穿过最后一块陆地,到达中朝边界的铁丝网。

即使此时,他们仍不安全。

他们在山上藏了三天,直到遇到一个当地人,借给他们电话。金打电话给她认识的中介寻求帮助。这位中介说,朝鲜当局处于高度戒备状态,已派出一个小队逮捕他们,还会与中国警察一起对该地区进行排查。

但是,通过金芝善的关系,他们设法从一个藏身点转移到另一个藏身点,直到最终离开中国进入了第三国。在整个旅程的最后阶段,他们在一个秘密地点与我们会面,讲述他们难以置信的逃生经历和可能后果。

全光进和金芝善的做法,很可能会进一步损害他们家人在朝鲜的社会地位,他们的亲戚也将受到讯问和监视。

但是,金芝善与丈夫和孩子们很疏远,全光进则在军中生活,他们两人都希望自己与家人的相对区隔,能够让家人辩解对他们的逃跑计划并不知情。

“我因为生存而出逃,我很内疚,”金芝善说, “真的让我心碎。”

全光进也有同感,他开始轻轻哼唱一首民谣《故乡之春》,然后把脸埋在双手中。

他改变了计划,想去美国而不是韩国。他感到难过,这个与自己一路走来的女人,将和自己去往不同的目的地。

“跟我一起去美国吧。”他恳求金芝善。她摇了摇头。 “我不自信。我不会说英语。我很害怕。”

全光进想说服她,说他们可以一起学习英语。
全光进的英语习作

“无论你走到哪里,别忘了我,”金芝善静静地说。

但是能离开朝鲜的高压政权,他们都很高兴。

金芝善说,她甚至从未被允许去首都平壤。

“回想起来,我们所有人都生活在监狱里。我们永远都无法去想去地方,做任何我们想做的事。”

“朝鲜人有眼睛但看不见;有耳朵但听不见;有嘴但不能说话。”

文中囚犯使用假名,以保护其身份 。

Source BBC

《永久檔案》(英語:Permanent Record)是一本由愛德華·史諾登所寫的自傳,於2019年9月17日出版,繁體中文版由時報文化出版社發行,簡體中文版由博集天卷出版發行。


法律糾紛

2019年9月17日,美國司法部發布聲明稱已對史諾登提起民事訴訟,理由是《永久檔案》涉嫌違反相關保密協議。史諾登提及這一行為造成了史翠珊效應提升了書的銷量。

審查

2019年11月12日,史諾登發布推特,聲稱該書在中國大陸出版的簡體中文版遭修改。「我的書《永久檔案》的簡體中文版已經被修改,違反了合同。 隱藏關於國內監視與民主的基本真理,是對一個偉大社會尊嚴的侮辱。」 刪除的內容包含史諾登對阿拉伯之春抗議者動機的觀察「人們呼籲結束壓迫、審查制度和社會的不穩定。他們表明在一個真正公正的社會中,人民不對政府負責,而政府應對人民負責。」,之後對威權主義政府本質的評論「專制國家通常不是依法執政,政府是一群領導人。他們要求民眾保持忠誠,抵制異議。」中文版還刪除了涉及Tor、中國軍方網絡情報機構及其能力、中國防火長城、關於香港只有「名義上的自治」、隱私權的內容。史諾登於是邀請支持者製作未刪節的版本並在網上免費發布出來。大陸書評網站豆瓣上的繁體中文版頁面亦遭刪除。

好消息

我存了一份本書的未刪減版。點我下載

请输入图片描述
BBC新获得了一批泄露文件,它们似乎对中国如何决定新疆地区被拘押穆斯林的命运,提供了迄今为止最有力的洞察。

该文件包含3000多名来自中国西部边陲的新疆地区公民的个人信息,详细罗列了他们日常生活中最私密的细节。

这份137页的表格面面俱到地记录了人们礼拜的频率、着装、联系对象以及家人的表现。

中国当局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称行动旨在打击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

这批文件据称是冒着巨大的个人风险而得以流出。它们与去年泄露的一批来自新疆境内的高度敏感材料属于同一来源。

国际新疆问题权威学者、华盛顿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高级研究员郑国恩(Adrian Zenz)博士认为,此批泄密文件是真实的。

“这份重要文件提供了迄今为止我所见过的最有力的证据,表明北京在对传统的宗教信仰进行积极打压和惩罚,”他说。
走进中国的“思想转化营”
走进中国的“思想转化营

“第四培训中心”是文件中提及的一个再教育营。郑国恩认为,它正是中国去年5月组织的一次官方旅行中,BBC访问过的营地之一。

BBC团队发现的很多证据似乎都得到了新文件的证实。为了保护文件中人员的隐私,该文本经过编辑以供公布。

文件详细陈列了311名主要人员的调查细节,包括他们的背景、宗教习惯以及与数百名亲戚、邻居和朋友的关系。

表格最后一栏的“研判意见”决定了那些已经被拘留的人需要继续“培训”还是释放,以及之前一些已被释放的人是否需要返回。

这一证据似乎与中国声称再教育营只是技能培训学校的说法直接矛盾。

在一篇分析核实该文件的文章中,郑国恩认为,该文件提供了一种更深入的解读,帮助人们了解再教育营体系的真正目的。

他说,这可以让人们一瞥政策制定者的逻辑,揭开再教育营的“意识形态和微观管理机制”。
请输入图片描述

例如,第598行记录了一名姓海丽且姆的38岁妇女的案例,她被送入再教育营的“精准参训原因”是:严打前蒙面。

这只是这些武断并溯及以往的惩罚的其中一个例子。

还有一些人仅因为申请护照就遭到拘留,这意味着出国的想法在如今的新疆也被视为激进的标志。

在第66行,一位姓麦麦提托合提的34岁男子正因为此被拘留,尽管他被分析研判为“无现实危害”。
请输入图片描述

第239行是28岁的努尔麦麦提,他因“手机点击网站链接,无意登陆境外网站”而接受再教育。

同样地,在他的情况说明中,没有描述他有其他问题。

文件列出的311名人员都来自新疆南部和田市附近的墨玉县,该地区90%以上的人口是维吾尔族。

以穆斯林为主的维吾尔人在外貌、语言和文化上更接近中亚人民,而不是中国的主要民族汉族。

近几十年来,数以百万计的汉族定居者涌入新疆,民族紧张局势加剧,维吾尔人的经济排斥感日益增强。

这些不满情绪有时诉诸暴力袭击,从而加剧北京方面在安全领域日益严厉的回应。
请输入图片描述

正因为此,维族人和哈萨克族、吉尔吉斯族等新疆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成为了拘留行动的目标。

从这份被郑国恩称为“墨玉名单”(Karakax List)的文件来看,几乎任何宗教信仰的表达,都被中国政府视为不忠的信号。

郑国恩表示,为了根除这些不忠,国家必须找到深入维吾尔人家庭和心理的办法。

2017年初,当拘留运动正式开始时,一批“驻村工作队”的忠诚共产党员,开始拉网式进驻维吾尔社区。

每个成员都被分配了若干家庭。他们拜访家庭、结交朋友,并详细记录家庭里的“宗教氛围”;例如,他们有多少《古兰经》或是否有礼拜、斋戒等宗教活动。

墨玉名单似乎是一份最有力的证据,证明这些详细收集的信息后来被用于将人们关押进再教育营。
请输入图片描述

例如,它揭示了中国是如何利用“牵连犯罪”的概念,来指控和拘留新疆一些家族中的多位家庭成员。

对于每个主要对象,表格的第11栏都记录了他们的家庭关系和社交圈。

同样被记录的,还有每一位被列出的亲戚或朋友的背景:他们礼拜的频率、是否被拘留过、是否出过国。

事实上,这份文件的标题清楚地表明,所列主要人员都具有一个共同的特征——有目前居住在海外的亲属。这一因素长期被视为是潜在不忠的关键标准,它导致了很多人被拘留。

第179、315和345行包含对一名65岁的男子玉苏普的一系列评估。

他的记录显示,其两个女儿“2014年至2015年蒙面、穿吉里巴甫服饰”,他的儿子有伊斯兰教的政治倾向,整个家庭表现出"明显的排汉情绪"。

对他的处理决定是“继续培训”。这个例子表明,一些人被拘留不仅是因为自己的信仰和表现,还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家人。

村民小组收集的信息也被录入新疆的大数据系统,它被称为一体化联合作战指挥平台。

该平台包含了这一地区的监控和治安记录,它们来源于当地庞大的摄像头网络和每个公民都被迫安装的间谍性手机应用。

郑国恩认为,该平台可以使用它的人工智能大脑来交叉分析这些数据,并向村庄小组发出“推送”,来调查特定的个人。

这名被发现“无意中登陆外国网站”的男子,很可能是由于这个联合平台而被拘留的。

但在很多情况下,似乎并不需要先进技术。文件中多次出现了“不放心”这一宽泛而模糊的笼统术语。

有88人仅因这条理由而遭到拘留。

郑国恩认为,这一概念证明了该系统不是为犯罪分子设计的,而是为所有被认为有潜在犯罪嫌疑的人设计的。
郑国恩认为,这份文件提供了有关新疆再教育营运营逻辑的有力证据

中国说,新疆的政策“尊重和保障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当局还坚称,它所谓的“新疆职业培训项目”是“为了打击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并表示,只有那些被判犯有涉及恐怖主义或宗教极端主义罪行的人才会在这些中心接受“教育”。

然而,墨玉名单上的很多案例给出了多种可以被拘留的理由:宗教信仰、护照、家庭、海外联系或仅仅是“不放心”等各种组合。

最常见的一条是违反中国严格的计划生育法律。

在中国当局看来,生太多孩子似乎是一个明显的迹象,表明维吾尔人将对文化和传统的忠诚置于对世俗国家的服从之上。

中国长期以来一直为在新疆的行动辩护,认为这是对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威胁的紧急应对措施的一部分。
新疆维吾尔人:“中国,我的孩子在哪里?

墨玉名单中确实提到了这类罪行,其中至少有六项是关于准备、实施或煽动恐怖主义的,还有两项是关于观看非法视频的。

但编撰这份文件的人更关注的似乎是信仰本身,有100多个条目描述了家庭的“宗教氛围”。

墨玉名单没有官方印章或其他的标记,因此从表面上看,很难验证其真实性。

它被认为是在去年6月下旬的某个时候,连同其他一些敏感文件从新疆传至海外。这些文件辗转到达一位匿名的维吾尔流亡人士手中,除了这份文件外,其他文件都被转交他人。
请输入图片描述

在去年第一批文件公布后,墨玉名单才被转交给另一位中间人——现居阿姆斯特丹的维吾尔人阿西耶·阿卜杜拉赫布(Asiye Abdulaheb)。

她对BBC说,她确信这是真的。

“无论文件上是否有官方印章,这些信息都是真实且在世的人的信息,”她说。“这些私人信息理应不被公开。所以,中国政府没有办法称这是假的。”

与所有生活在海外的维吾尔人一样,阿卜杜拉赫布在拘留行动开始时与她在新疆的家人失去联系。此后,她一直无法与他们取得联系。

但她说,她别无选择,只能公布这份文件,并将其转交给包括BBC在内的一些国际媒体机构。

“我当然担心我亲戚朋友的安全,”她说。“但如果每个人都保持沉默,只因他们想保护自己和家人,那么我们永远都不能阻止这些罪行的发生。”

去年年底,中国宣布“职业培训中心”的所有人都已“毕业”。然而,当局建议一些学校可以基于“自愿”的原则而对新生开放。
阿西耶·阿卜杜拉赫布现在居住在阿姆斯特丹

在墨玉名单上的311名主要人员中,几乎90%的人已被释放,或在再教育营待满一年后将被释放。

但郑国恩表示,再教育营只是一个更大的拘留系统的一部分,其大部分外界仍无从知晓。

表格中有超过24人被标注“建议”进入“园区就业”。他们可能别无选择,只能服从这些职业上的“建议”。有充分的证据表明,中国目前正在建立强制劳动制度,这是其计划的下一阶段,目的是将维吾尔人的生活与中国对现代社会的愿景结合起来。

在两个案例中,再教育的结果是被拘留者被“严打收押”。这提醒人们,正规的监狱体系似乎被滥用了。

文件列出的许多家庭关系表明,一些主要人员的父母或兄弟姐妹被判长期徒刑,有时只是因参与常见的宗教仪式。
新疆“再教育营”:中国如何洗脑一百万人

一名男子的父亲因“蓄留双色大胡子、组织地下教经班”而被判5年徒刑。

一名邻居因“在网络上(与)去境外人员联系”被判15年有期徒刑,另一名男子的弟弟因“手机里存储反动照片”被判10年有期徒刑。

无论中国是否已关闭了在新疆的再教育营,郑国恩说,墨玉名单向我们揭示了一个普遍存在体系的一些重要逻辑。

“这揭示了一种猎巫心态,这种心态已经并将继续主导这里的社会生活,”他说。

Source BBC

在中国大陆的社交媒体浏览信息,仅仅认识中文是不够的。

由于网络审查的存在,中国大陆的网友们创造出一套新的词汇用以讨论“敏感议题”。而这套词汇在与审查机制的博弈中不断更新升级,令没有身处其中的人越发迷惑。

文/叉奶鱼


一场新型冠状肺炎可以让多少词变为敏感词?

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之后,由于官方瞒报信息、物资分配不公、政府处理危机效率低下,引起了人们的普遍不满。为了“控制和引导舆情”,官方审查机制开始将新一轮的词汇列为敏感词。

最开始,网友发现“武汉”和“湖北”这两个词在微博上被限流,即如果你的微博内容含有这两个词的其中之一,那么只有少部分人能够看到这条微博。

被限流的原因可能是由于许多未被收治的肺炎患者在微博上公开求助,和官方“应收尽收”(收治所有病患)的口径不符,又或是出了其他批评政府的声音,有损政府形象。

网友立刻用“wh”和“hb”代替了这两个词,它们分别是湖北和武汉的拼音首字母,大家很容易便可以理解。

此外,随着公众对红十字会(红会)物资分发能力及公平性的质疑愈演愈烈(根据规定,所有民间捐赠必须通过红十字会,但后者一直不被民间信任),红会也逐渐成为可能会被限流的敏感词,所以网友用“red ten”代替红会。

同时,很多热心捐赠的网友发现自己捐往定向医院的物资被红十字会拦截收走,“物资被红了”或者“归红”也成为近期的热门新词。

在这次疫情爆发早期就发出警告,却被公安局以“造谣”为由训诫的李文亮医生去世那几天,网友在微博上发布训诫书中的内容“你能做到吗?能。你听明白了吗?明白。随后被微博删除,但网友将内容改为了更有反抗意味的“不能不明白”,一度刷屏。
训诫书

也有一些目前还不是敏感词,却是为这次疫情创造出来的新词。比如,“F4”,F4原本是这个世纪初风靡中国的台湾男子组合,在这次疫情中,这个词用来指湖北省省长,省委书记,武汉市市长和市委书记四人,公众普遍认为他们应该为此次疫情负直接责任。

那些不能/不敢说出口的词

除了这次疫情新创造的上述词汇之外,中国网友在日复一日的网络审查中,已经习惯了用一些别的词汇来替代可能遭到审查的敏感词汇。

最常见的就是“zf”,拼音所写,代表“政府”;“jc”,代表“警察”;“国宝”或者熊猫头像(中国的国宝是大熊猫),代表国内安全保卫,是中国大陆的一个警种,用来维稳;用《1984》中的“真理部”代替中央宣传部;用“梯子”(与“翻墙”有关)或“越南粉”(Vietnamese pho noodles,首字母缩写)代表能够突破中国网络防火墙,浏览外网的虚拟专用网络VPN。

涉及敏感事件的词汇,也是被审查的重点对象。“六四事件”被网友变着法地创造新的替代词,“5月35日”,“4月65日”,“民国87年”,“8的平方”等。

这样的审查制度下,总会闹一些笑话出来。

前段时间知乎(相当于Quora)上有个问题“如何彻底清洗细颈瓶”被莫名其妙删除,原因是细颈瓶和习近平的发音相近。
请输入图片描述
还有一位家长曾在微博上抱怨自己的孩子“学习不好”,原文也立刻被删除。是啊,人人都在“学习强国”(一个官方app, 名字含有向习近平学习的意思)的时候,你怎么能说“学习不好”呢?

活在这样的审查制度下是一种消耗

中国大陆的主流社交媒体已经全面实行实名制,随着这几年公民社会被打压,网络审查的加紧,想要在仅有的网络空间中讨论公共议题,就只能频繁地使用新词来代替原本的词汇,讨论变得越来越娱乐化,越来越语焉不详。

明确地提出诉求,或者指名道姓地评论某位当权官员,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可能。就像李文亮医生去世的当晚,微博上出现了一个超级话题“我要言论自由”,很快就被审查机制拿下,彻底删除,相关账号也被封禁。

这导致网友的自我审查越来越多。审查机制的高明之处是它永远不会告诉你,哪些词是敏感词。也许此时是,彼时又不是;对不同账号,监控力度也不一样,也许你不能发,别人却可以发。所以网友只能小心翼翼,为保安全,不断缩小自己的言论范围,避开那些可能触发审查的话题。

大家不得不花费精力和审查机制博弈,大批有才华有抱负的记者、学生、学者和行动者,把智慧和想象力用在寻找仅存的言论缝隙上,把每个词句写得充满隐喻却又能让读者明白。如果不小心被“炸号”,则要重新注册,在茫茫网络空间慢慢找回自己的读者……尽管那些创造出来的词汇很精彩,让人捧腹,但原本可以用于深入讨论的时间和精力,就这样消耗在了和审查机制兜圈上。

说什么怎么说被限制了,想什么怎么想自然也会受到影响。只有当“说”不再如履薄冰、反复掂量,“想”才能无所畏惧、自由多元。这一天,什么时候才能来到呢?

Source 国际特赦组织

在華盛頓DC 國家畫廊展出湯瑪士柯爾(Thomas Cole)的四幅大型油畫「生命之旅」(The Voyage of Life)。站在這四幅畫前,腦中不斷湧現許多訊息,非藝術的多過藝術的。都是有關這個年輕國家裡那些開疆闢土的人……


關於湯瑪士科爾

湯瑪士科爾一八〇一年生於英國,十七歲時與家人來到美洲大陸,沒有受過正統繪畫訓練,卻被視為美國哈德遜河畫派(Hudson River School)的創始人,他把歐洲尤其是德國浪漫主義的風景畫畫風與技巧轉換成北美的大山大水。柯爾生於英國卻是像早期典型的美國人自學而成,他與愛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 )、大衛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 同是十九世紀中葉的超驗主義者(Transcendentalist),他們身體力行用繪畫詩文和宗教信仰傳達了「美國精神」。而英國成長的經歷與教養背景,給了科爾另一種視角。他的人物畫並不像學院派訓練出來的準確,但是風景畫卻能讓人屛息凝神,蕩氣迴腸。

他定居於紐約州哈德遜河谷,科爾是第一個探索這片土地的人,他坐著汽船在山谷中旅行,進入山區,並在那裡繪製令人嘆為觀止、鼓舞人心的風景畫。除了家鄉卡茨基爾和阿迪朗達克山脈(Catskill&Adirondack)的美景,他也用畫筆記錄下美國十九世紀中葉的田園生活。他的風景畫帶著淡淡寓言式的哀愁,在那個時代他已經在繪畫中提出自然將被毀壞的預言,人類的科技文明在破壞著自然界景觀。 柯爾是個有著基督教義信仰的人,他認為這些開發的過程在某種程度上違背了上帝的旨意,他的作品,暗示著一種審判或災難可能迫在眉睫。從另一個角度看,他也是美國最早的「環保」主義者吧!

一八四八年,柯爾逝世於他熱愛的卡茨基爾的家,只活了四十七年。

「生命之旅」(The Voyage of life, 1942)是他晚年的作品,也是他總結一生的信仰之作。四幅畫作分別為人生的四個階段:童年、青年、中年、老年。

生命之旅的童年(Childhood)

请输入图片描述
在一座陡峭山峰之側,一條溪流從深深的洞穴中流出,山峰隱藏在雲層裡。從洞穴裡划出一條船,船由天使主導航行。金色的船頭與兩側被雕刻成天使的形象,船頭的雕像手中高捧計時器,船上裝滿花蕾與花朵,船中乘載著一個帶笑的嬰兒坐在天使的前方,航行中的船不論朝哪個方向、哪條路線去,都將受阻於兩岸茂密的牧草和遍佈的鮮花。前方太陽冉冉升起,絢麗的光芒照射著群山與金色的航程。

黑暗的洞穴,是我們塵世的起源和神秘過往的象徵。

有「沙漏計時器」領頭的「船」,描繪了我們在時間裡所承受的流年偷換。「船」在這四張圖裡是不變的主題。童年之船沐浴在清晨的玫瑰色光中,繁茂的花朵植物是兒時生活歡樂的象徵。密集的小沙洲和局限的場景,表達了童年的狹隘經歷及其快樂與慾望的本質。畫中前景是埃及蓮花象徵著人類的生命。歡樂和驚喜是童年特有的情境。

生命之旅的青年 (Youth)

请输入图片描述
這條溪流來到一個場景,富裕的樹木遮蔽了河岸,青翠的山丘形成了高山。前一個場景的嬰兒已成為一個稚嫩又帶有些男子帥氣的青年人。他現在獨自駕駛著船,並且自己掌舵。守護天使在岸上,跟他揮手告別。男子信心十足和熱切期望的身形,朝向前面上方一座雲氣建造的城堡,那是青年的夢想國度。守護之靈在溪流的岸邊,帶著嚴肅而溫和的神情,似乎正在呼喚浮躁的旅行者「放慢速度」。美麗的小溪帶著船隻向空中的宮殿而去,遠方有個轉彎處,在樹下驚鴻一瞥處,有個迅速直行而下的岩石峽谷。而年青的旅者卻只顧凝視著上方那雲氣結集的圓頂建築,無視於未知與險惡正在轉彎處等候他。

這幅畫描繪的風景是——清澈的溪流,高聳的樹木與山脈,無限的距離和透明的氛圍——青春的浪漫之美。但什麼是真實的?華麗的雲朵宮殿,其最輝煌的圓頂也只有一半顯露出來,在青年眼中它卻真實而高大,是青春追逐的夢想。雲中水晶般的圓頂是嚮往榮耀和名望的標的,然而在名利的追逐過程中,往往忘記了時間是如此的快速,當時間之流一掃而過,只能隨著急流流向永恆的大洋。

生命之旅的中年 (Manhood)

请输入图片描述
風暴和雲層籠罩著崎嶇而沉悶的景觀。在令人驚悚的光線中,船身正趨近即將到來的懸崖。湍急的溪流猛烈地沖向黑暗的峽谷,捲起層層浪花,飛向薄霧籠罩的海洋。船在湍急的水域中浮沉,航行者已是一個中年人,正在懇求上天施予援手幫他擺脫險境。烏雲中隱現的惡魔在空中盤旋,守護天使卻平靜地坐在雲端,看著這位受到驚嚇的航行者。

「麻煩」是成年時期的特徵。在童年時代,沒有掛念與責任;在青年時代,沒有絕望一詞。只有當經驗告訴我們世界的現實情況時,才能領會到早期生命的金色面紗,以及人到中年的深刻而持久的悲傷。在這張圖畫中,陰沉黯啞的音調,相互衝突的元素,被暴風雨撕裂的樹木,都是寓言;依稀可辨的海洋,描繪了航行者正在接近生命的盡頭。生活中的各種誘惑使人陷入了困境。旅行者謙卑的向上蒼祈求,表明他依賴一個高級生命的援助,信仰使他相信能免於近在咫尺的災難。

生命之旅的老年(Old Age)

请输入图片描述
茫茫雲彩在浩瀚的午夜中肆虐。在世界最後一片陰霾的海岸中,可以看到幾塊貧瘠的岩石。這些形成了河口,被風暴打碎的船,破碎了的沙漏計時器在深水中滑行。航行者現在是一位老人,雲層中有一個開口,老人仰望著一道從雲層中直射出來的輝煌光芒,天使們看著下方陰深的地界,彷彿是歡迎老人來到不朽生命的避風港。

生命之流現在已經到達了海洋,所有的一切都將在這裡安歇。到了晚年,對世界缺乏興趣,畫裡的周遭不再有任何綠意生機。破碎的船隻和沉落水中的計時器,顯示時間將結束。肉體存在鏈正逐漸消失,心靈卻瞥見了不朽的生命。天使的現身,直到航行者失去知覺,向他顯露出來是滿臉喜悅的面容,老人終於到達從未見過的奇異場景。


相关视频推荐